第六十七章 初至洞玄仙庭湖(1 / 2)

太虚化龙篇 六月观主 10419 字 1个月前

天荒。

洞庭域。

“洞玄仙庭湖,方圆二百六十三万里,如汪洋大海,内藏无穷精怪妖物,有真玄级数妖王各自占据地界,种族繁衍生息。”

“圣君历之前,沿着洞玄仙庭湖周边,不乏村镇城池,亦有修行宗门。”

“洞玄仙庭湖当中的妖类,与周边仙宗掌教,有着默认的协议。”

“所以极少有妖类上岸,为祸各方。”

“但也有例外,毕竟无穷妖族,难免有上岸作乱的妖类,但此类上岸为祸者,被仙宗斩杀,湖中的妖王也无话可说。”

“同样的,周边仙宗的弟子,进入洞玄仙庭湖历练,若能安然归来,自是不俗,但进入洞玄仙庭湖后,如被妖类所杀,仙宗也同样无话可说。”

“不过,照我看来,明面上没有条文,也没有约定,只是双方默契而已,偶尔还是会通融几分的……”

刘越轩说道:“例如某些妖王亲子,上岸吃人,被仙宗擒拿,一般或许不会斩杀,而是敲打一番,送还妖王,榨取一些宝物。万年以来,这已经是不成文的规定,但是……圣君历之后,似有沉眠多年的妖类仙神诞生。”

岳廷皱眉道:“人族仙神呢?”

刘越轩缓缓说道:“你要知道,上古时代,这里本是洞庭龙君的地盘,所以这里沉眠着洞庭龙君麾下的仙神。但是这些宗门,是在天荒化作废墟之后,得到废墟中的传承,而建立起来的,在这片地域的范围当中,上古时代的人族仙神极为稀少,在圣君历之前,双方安然无事,但如今妖仙之流苏醒,平衡已经打破。”

庄冥出声说道:“根据监察部的消息,洞玄仙庭湖周边的仙宗,已经被灭了三十二座,余下仙宗则已搬迁,但在搬迁途中,也损失惨重。”

岳廷沉吟道:“仙宗搬迁?他们原是周边村镇城池的守护者?如今他们搬迁了,那些百姓……”

庄冥沉默不语。

刘越轩神色复杂。

岳廷见状,已然明白。

仙宗自觉不可敌,也不敢为敌,又难以将所有黎民百姓一并带走,只能将自家宗门保全,退出这片地界。

站在仙宗的层面上来说,舍弃了凡尘俗世,保全自家道统,无可厚非。

但是对于凡尘百姓而言,便不免过于残酷了。

——

道路之上。

偶尔能见妖类异兽,凶悍无匹。

其中不乏水族之流,体型庞大的鳄鱼、恶龟、蛙类等等。

鱼虾之流却也不少,但此类种族,本不适应岸上,故而上岸者,大多修为不浅。

而在这里,大量妖类,凶厉万分,扑杀了过来,宛如兽潮一般。

在兽潮之前,是上百个狼狈不堪的百姓,男女老幼皆有。

“你们快走!”

有一名中年人,手执长刀,自行断后。

但又有另外一个青年,惊呼一声,往侧边逃去,离开了百人的队伍,自行逃命。

中年人脸色微冷,却露出无奈之意。

那是他的徒弟。

面临着这样的局面,寻求自保,舍弃众人,虽然让他鄙夷,但却也兴不起半点责怪之意。

人各有性情。

他习武半生,愿意为家乡众人争取一线生机,但也没有强求别人与他一样。

“斩!”

这中年人一刀劈了过去。

他这一刀,势大力沉,斩杀了一头精怪。

他本是武道三重的宗师,近乎达到了人身体魄的极限,寻常精怪也无法接他一刀。

奈何这众多精怪,数量太多,以人为食,猎杀各方百姓。

他一刀劈了过去,又见一头异兽,迎面扑来。

“完了……”

中年男子这般念着,心中恐惧之余,隐隐有些悔意。

以他的本事,若真要逃命,未必逃不掉的。

然而就在这一瞬间。

忽有光芒,从天而降。

轰地一声!

那异兽变成了齑粉!

——

一刻钟后。

六十余头精怪,尸横在地。

余下异类,均已逃散。

这上百黎民,无不欢呼,敬称仙长。

在此力挽狂澜的,是个青年,面貌俊朗,腰佩一剑,身着大红衣袍。

“这位仙长……”中年男子神色间略有忐忑。

“能够修至武道第三重的,也算天赋不差,更难得的是,为救众人,舍生忘死,算是个人物。”那青年点头说道。

“仙长谬赞了。”中年男子苦笑一声,想起临死前那点悔意,此刻听得这般赞赏,竟有些许羞惭之感,忙是低头,问道:“不知仙长法号?”

“本座玉面剑君,你称本座岳道君便是。”青年男子这般说来。

——

遥远的山脉上。

“这力挽狂澜,拯救众生,人前显圣,该是他岳廷最喜欢的事情了。”刘越轩啧啧了两声,说道:“不过话先说在前头,这次归他,下次归我。”

“……”庄冥神色如常,说道:“你们自己定。”

——

过得片刻。

岳廷总算摸清了底细。

这里距离洞玄仙庭湖的水域边缘,还有一千六百余里。

这些黎民百姓,也没有料到,一夜之间,仙宗搬迁,远在千里之外的洞玄仙庭湖,会有妖族异类杀来。

也即是说,洞玄仙庭湖周边的千里范围,已经成了绝地?

可是洞玄仙庭湖,足有二百余万里的范围。

有多少地界,成了绝地?

“……”

岳廷神色森冷,又细细问了几句。

这才知晓,这中年男子原是当地城池的一尊武道宗师,率领众弟子,护送周边百姓逃命。

但到了如今,一众弟子,死的死逃的逃。

“原先还有位仙长,本领极高。”

中年男子又道:“他原是仙宗的真传,本该跟着仙宗搬迁,但他觉得仙宗舍弃百姓,而心有不满,自行脱离仙宗,下山而来,想要救下一批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中年男子沉默了半晌。

岳廷低声道:“人呢?”

中年男子涩声道:“为我等断后,被众多精怪妖类吃掉了。”

岳廷微微抬头,神色复杂。

舍弃百姓逃命的人,得以在另一处存活。

护持百姓,心有善念的人,死无全尸。

“你们不必再逃了。”